5db117462a481

Quick Navigation

快速導航

煤炭裝備製造從“大國”到“強國”還有多遠

來源: cctd 作者: webmaster 發布時間: 2020-08-12 11:05:56 瀏覽次數: 44

  近日,由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研究起草的《煤炭工業“十四五”裝備製造發展指導意見(征求意見稿)》(以下簡稱《征求意見稿》)進入征求意見階段。《征求意見稿》提出,推動質量、效率、動力三大變革,實現我國煤炭裝備製造業由製造向創造、由速度向質量、由產品向品牌的三大轉變,為煤炭工業提供強大的技術裝備支撐。到2025年,“煤炭裝備製造大國地位進一步鞏固,力爭跨入煤炭裝備製造強國行列”。

  作為產煤、用煤大國,我國的煤機裝備製造及使用量位居世界第一。煤機裝備是煤炭科技轉化為生產力的重要載體,更是煤炭工業發展不可或缺的支柱。目前,我國已能夠自主研製、生產適應不同煤礦的各類裝備,產品種類齊全、規模持續擴大。但同時,高端裝備產能不足、生產集中度低、部分大型設備關鍵零部件對外依存度高等問題並存。下一步如何突破?《征求意見稿》給出方向。

  主要煤炭裝備基本實現國產化

  從放炮采煤、人工裝煤,到半機械化、以高檔普采為代表的機械化,再到如今的智能化采煤,我國煤炭裝備的創新能力不斷增強,主要裝備已基本實現國產化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不僅自主研發了8.8米超大采高綜采智能成套技術裝備、大斷麵快速掘錨成套裝備等具有代表性的高端裝備,還實現與“雲、大、物、移、智”等新興技術深度融合,智能化開采技術及裝備取得重大突破。

  截至2019年末,全國規模以上煤機企業資產總額2621.68億元、總產值1513.78億元。采煤機、掘進機和液壓支架年製造能力,分別保持在1600台、2500台、10萬架以上;煤機50強企業總產值達1167.7億元,占規模以上煤機企業的77.14%。在追求規模的同時,目前已建成基本覆蓋煤炭裝備全產業鏈的製造企業,涵蓋一批大型骨幹企業集團,及多個智能製造工廠、車間和生產線,製造標準化和質量水平提升,“三機一架”等關鍵設備達到國際先進或領先水平。

  以西煤機公司自主研發的世界首台8.8米超大采高智能化采煤機為例,成套裝備已在神東煤炭集團平穩運行8個月。以單日最高割煤22刀、日產6.55萬噸、256天安全采煤1000萬噸的成績,打破該集團單個工作麵用時最短、產量突破千萬噸的記錄。“連續8個月機電設備運行無故障,設備維護量與進口采煤機相差無幾。”該集團上灣煤礦綜采一隊技術員張興虎說。

  裝備水平的提升,為不同資源與地質條件的礦井開采帶來更多機會。中煤集團裝備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位於鄂爾多斯的中天合創門克慶煤礦,煤層埋藏深,且麵臨地壓衝擊、湧水量大等地質災害。依托防衝控水精準智能化開采技術研究與應用,綜采設備可實施自動化控製及人工遠程幹預,由此建成國內首個深部衝擊地壓煤層大采高智能化工作麵,實現在深部礦井複雜條件下的智能化開采。

  產業基礎仍然薄弱,結構待改善

  成績有目共睹,“短板”同時存在。《征求意見稿》稱,我國煤炭裝備的“產業基礎仍然薄弱,產業結構有待改善”。

  具體而言,“新基建”處於起步階段,部分大型關鍵與智能化裝備、元器件、傳感儀器和工業軟件等國產化不足,產品質量保證體係、管理規範與關鍵技術標準不健全,設備可靠性、穩定性不足及壽命較低,缺乏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和產品。同時,高端裝備產能不足,中低端裝備產能過剩,市場同質化競爭嚴重。隨著煤炭產業結構優化、煤礦數量大幅度減少,造成煤炭裝備市場萎縮和過度競爭。

  “相比世界主要產煤國,我國煤礦資源開采條件是最複雜的,不同規模與類型的礦井,地質條件、開采要求、操作習慣等差異較大。以采煤機為例,中型易做、難在兩頭,針對薄煤層或大采高的高端裝備,設計製造水平仍有待提升。”西煤機公司研究院機械所所長趙書斐稱。

  另有業內人士坦言,我國在液壓支架、刮板運輸機等成套產品方麵,技術水平已達國際領先,但不少重點產品的軸承、電控、密封件等關鍵元部件,可靠性差距較大,進而帶來產品使用壽命短、故障率高等問題。“尤其在井下極限工況,一旦因此停工,帶來的損失可能比維修本身還高。出於安全、效益等考量,部分關鍵、核心部件仍依賴進口。”

  這一行業現狀進一步暴露出產業發展動力不足。《征求意見稿》直指,智能製造、綠色製造和服務型製造發展緩慢,產業鏈、價值鏈協調互動不力,創新和科技研發平台尚不成熟,行業傑出企業家、領軍型技術人才和高技能人才不能滿足發展要求等。

  趙書斐舉例,材料的好壞直接影響煤機裝備質量,若性能不佳,很容易把設備做得非常重,造成極大浪費。“越是大型、高端的裝備,越注重輕量化,對材料性能要求越高,僅靠裝備企業難以突出。但目前,針對航空、汽車專用材料的研發較多,產業鏈對煤炭領域的關注不足。”

  擬發展“2高5重”煤炭裝備產業集群

  促進高質量發展、加強“新基建”、推進智能化、發展新模式新業態、推動產業升級將是我國煤炭裝備製造業發展的大趨勢——《征求意見稿》為煤機裝備發展指明方向。

  記者注意到,除了推進創新工程建設、加強共性關鍵技術研發、推廣應用先進適用技術及裝備等“常規”措施,《征求意見稿》還提出,“十四五”期間擬重點發展“2高5重”煤炭裝備產業集群。綜合考慮資源能源、環境容量、市場空間等因素,引導煤炭裝備製造業在優勢區域布局。其中,包括北京、上海兩大高端製造企業集群,及山東、河南、河北、山西、陝西5省的重點製造企業集群。

  以此為載體,建設特色優勢突出、產業鏈協同高效、核心競爭力強的新型工業化示範基地。發展大型骨幹企業、先進製造企業,淘汰落後企業及技術工藝,化解過剩產能,降低市場過度競爭,提高產業整體效益。促進產業鏈上下遊聯動、協同和技術合作攻關,促進供需聯動、內外聯動,及產業鏈、價值鏈、創新鏈聯動,實現全產業鏈向高端躍升。

  上述業內人士認為,實現“由大到強”的轉變,還要注重國際競爭力提升。由於缺乏與目標市場國家及地方標準的有效銜接,及國際化技術服務與支持能力不足,我國煤炭裝備在外易出現“水土不服”,給進一步開拓國際市場造成困難。下一階段,需重視加強相關技術裝備國際對標、加快提升國內國際標準一致性程度、提高我國煤機裝備國際影響力等工作。

  對此,《征求意見稿》提出,將建立國際交流平台與機製,積極開展國際交流和合作,引導和支持有條件的煤炭裝備製造企業走出去,深度融入全球產業鏈分工體係,推動煤炭裝備製造由加工製造環節向研發、設計、服務等環節延伸。